用比赛去推动家长和孩子对编程的兴趣
来源:天线宝宝第三坛-六合开奖-王中王铁算盘开奖结果-六合彩开奖结果-历史开奖记录-六合宝典-六合走势图    时间: 2018-07-04 15:51   点击:    作者:admin
儿童市场被誉为朝阳行业、常青行业,不仅产品范围广泛、品类也非常丰富。近年来,儿童市场也成为了机器人产业发力的一个重要方向,陪伴机器人、教育机器人,以及编程机器人都成为了异军突起的品类。随着今年3月,机器人工程被列为国家教育部公布的高校招生新

  儿童市场被誉为“朝阳行业”、“常青行业”,不仅产品范围广泛、品类也非常丰富。近年来,儿童市场也成为了机器人产业发力的一个重要方向,陪伴机器人、教育机器人,以及编程机器人都成为了异军突起的品类。随着今年3月,机器人工程被列为国家教育部公布的高校招生新专业,编程机器人教育迎来了政策和市场的新支持。
 
  在编程机器人市场中,国外方面有乐高、索尼、Wonder Workshop、wowwee等来自电子和玩具企业入局。国内方面,从2015年开始,已吸引了优必选、能力风暴、Makeblock、RoboSpace等企业早早布局,也吸引了小米、寒武纪智能等新入局企业。除这些机器人本体提供商外,也有不少做机器人教育的企业涌入进来。
 
  尽管编程机器人踩在了机器人和教育两个热点词汇上,但在产品和市场上我们却未看到爆发之势。最近,智东西访问了国内的几家编程机器人企业,就目前行业痛点问题、玩家打法做了深入交流。
 
  编程教育机器人指的是,利用模块化设计的机器人零件,自由进行搭配和组建,然后利用相关开发软件,为机器人设置动作顺序并完成相应任务。编程教育机器人主要面向儿童市场,在搭建过程中,会涉及物理、数学、工程结构上的原理,培养儿童的观察力、逻辑思维、抽象思维以及动手能力。
 
  目前,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兴起,编程教育风靡全球,乐高、索尼、Wonder Workshop、wowwee等来自电子和玩具行业的巨头都纷纷进军,行业竞争极为激烈。
 
  在中国,编程教育机器人市场尚处新兴时期,行业规范尚不完善。目前出现了优必选、能力风暴、Makeblock、RoboSpace、小米、寒武纪智能等大批玩家出现,整个行业龙蛇混杂、产品质量参差不齐,模仿跟风现象严重。
 
  智东西从众多入局者中挑选了几家典型的做编程机器人本体的企业,来看看他们在产品的布局上有哪些差异。
 
  在编程教育机器人这个行业,乐高可以被称为业内鼻祖,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布局。据报道,2015年乐高来自中国的营收增速高达约40%,净利润同比增长31%,达到92亿丹麦克朗。因此,乐高也将中国作为了一个全球重点市场。
 
  作为老牌的跨国玩具巨头企业,乐高凭借在财力和影响力在中国市场上开启了全面的布局。
 
  首先,乐高不仅在上海设有地区总部,还在嘉兴投资建厂、线下零售店、探索中心和乐园。其次,乐高教育通过和中国教育部的“技术教育创新人才培养计划”合作,与中国的400多所中小学建立了联系,把其创新教育解决方案带入到课堂教学中。同时,乐高还以教育产业加盟的形式,吸引了不少中国企业加盟。
 
  在产品方面,目前乐高推出到了最新的EV3 系列。在乐高EV3 的盒子中,总共有拼砌 17 个 EV3 机器人的所需的任意形状的积木、马达和传感器,玩家只需根据拼装需要进行挑选即可。同时,乐高EV3支持手机/电脑/平板电脑多终端的程序运行,通过EV3应用程序,可以观看机器人执行动作的情况,指挥、控制机器人。
 
  此外,乐高还建立了社区方便用户之间进行分享和交流,用户可以从其他机器人拼砌者汲取创意灵感,创作出更加有趣的机器人。
 
  在大部分人的印象中,索尼是电子行业的霸主,其电子产品涵盖了手机、相机、电视、游戏主机等。而在儿童市场,索尼也非常积极。2017年索尼不仅推出了主打陪伴功能的机器狗AIBO,还踏入了可编程教育机器人市场,推出了KOOV可编程教育机器人套件。与乐高类似的是,索尼也十分看好中国市场,为加大在中国区的推广力度,还在索尼中国成立了索尼国际教育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办事处。
 
  KOOV可编程教育机器人套件类似于乐高,所有这些积木都可以通过插槽相连,但相比起来,其特点是花花绿绿和半透明,颜色更加鲜亮,这种风格也会更讨小孩子的喜欢。其应用程序中准备了22个机器人示例,有使用红外线传感器和蜂鸣器,可以演奏简单旋律的“小提琴”和“吉他”;有通过直流电机和车轮的组合能真的行驶的“火车”和“消防车”;以及利用伺服电机来控制动作的“螃蟹”和“鳄鱼”等机器人。
 
  除乐高、索尼之外这些国际巨头外,国内也涌现了不少编程机器人玩家,如优必选、小米、能力风暴、寒武纪智能都在深入探寻这一新兴市场,在国外巨头夹路的编程机器人行业,杀出重围。
 
  不知大家是否记得,今年春晚一开场,24只机器狗随着开场歌舞“活蹦乱跳”,它们就是优必选编程机器人Jimu系列为春晚定制的产品。
 
  今年5月初,优必选宣布获得腾讯领投的8.2亿美元C轮融资,企业估值也达到了50亿美元,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AI创企。  而成立于2012年的优必选正式进军编程机器人市场则是从2016年开始的。目前,优必选Jimu机器人已有星际探险、探索者、发明家、丛林飞车以及迷你等几大系列,并已在全球部分Apple Store零售店独家发售。
 
  在商业模式上,Jimu采取了B端和C端并行的策略。在C端市场,通过进驻苹果零售店、电商平台和线下店铺进行销售。在B端市场,优必选与中国青少年宫协会、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合作了“青少年机器人教育实践体验计划”,在全国20个城市的20座少年宫开设编程课程,目前已经陆续开课。
 
  Jimu系列面向的是5-12岁的青少年,因此,选择了blockly编程而不是Scratch编程。优必选Jimu系列的工作人员告诉智东西,blockly是一种图形化编程,更适合零基础的儿童编程入门教育。考虑到C端市场的核心买家是家长,他们更容易受到学校、老师、校外机构的影响,因此,在市场策略上,优必选采取了用B端影响B端的做法。
 
  除了Jimu的硬件模块,优必选还自研了一套软件课程Ukit,能够覆盖从小学低年级到高中一年级各个学段内容。目前,该课程已落地到了昆明240所中小学、珠海150所中小学,下半年还计划落地深圳110所学校、南宁150所学校。
 
  此外,优必选还计划在下半年启动Jimu相关的青少年编程大赛,用比赛去推动家长和孩子对编程的兴趣。
 
  在智能硬件上广泛布局的小米,自然没有放过儿童教育机器人这一新兴市场。2016年小米推出米兔机器人系列,并以一贯的低价模式,给该市场玩家带来巨大的杀伤力。例如,乐高推出了面向小朋友的的WeDo2.0机器人入门套装,1主控+1微型伺服电机+2传感器+280零件,在某宝价在900元左右,而小米推出的米兔机器人整套978零件+2伺服电机+主控售价是499元。
 
  实际上,米兔积木机器人的研发公司是北京爱其科技有限公司,这家公司是2013年成立,2016年被小米投资。不过,小米的米兔系列,目前的定位是做小型智能积木套装,模式也较为简单,主打的还是拼装能力,在米兔APP上可以查看安装视频,并且可以控制机器人移动。笔者曾经拼装过米兔的这款产品,最大的感受是,更多的还是强调拼装,更适合入门的小孩子玩。
 
  能力风暴是未来伙伴机器人公司下设的独立子品牌,1996年由恽为民创立。1998年恽恽为民创立了教育机器人学并发布首款教育机器人产品AS-M,2000年举办中国第一个机器人大赛“能力风暴杯”中国教育机器人大赛。可以说能力风暴是中国首家做教育机器人的企业,在宣传方面却非常低调。
 
  进入模块化的编程机器人市场,能力风暴是从2014年开始布局的,2016年能力风暴还推出了积木机器人氪系列。目前,能力风暴发布了面向家庭市场开发的四个系列产品:移动机器人奥科流思系列、积木机器人氪系列、类人机器人珠穆朗玛系列、飞行机器人虹湾系列。由于在教育行业布局较早,在专利方面,能力风暴目前有自主研发120余种教育机器人、50多套机器人教材(9种语言版本),批量出口30多个国家,并长期作为世界教育机器人大赛(WER)的合作伙伴,提供器材支持。
 
  而在商业模式上,能力风暴更强调加盟形式,同时其产品与教育机构、机器人比赛联系也更为紧密。能力风暴还与各地学校进行合作,提供编程类机器人实验室整体解决方案 。
 
  就在上个月,位于深圳的一家儿童教育陪护机器人企业寒武纪智能,也宣布推出一款儿童编程教育机器人——捍地,正式进入儿童编程教育这一市场。与市面上现有的编程教育机器人不同的是,寒武纪推出的这款“捍地”机器人搭载有一块5寸触控大屏,这块主控屏可以观看安装视频,并且支持图形化编程操作,儿童可以在一个小时内就可以完成搭建。
 
  寒武纪智能成立于2015年,曾推出家庭陪伴机器人小武。对于这次推出编程教育机器人捍地,寒武纪智能的工作人员告诉智东西,属于产线的拓展,也看好编程机器人这个市场。同时,他也表示目前寒武纪智能也在做陪伴、编程教育、商用、养老等全系列的智能机器人产品。
 
  B端关系型市场带动C端发展
 
  尽管进驻教育行业的编程机器人市场潜力较大,但现阶段市场渗透率不足、行业无规范等问题也较为突出。同时,在市场方面,由于脚踩在教育这个B端市场更加兴旺的行业,编程机器人在B端市场的表现也由于C端市场。
 
  晓卓智能机器人创始人/CEO胡作这样告诉智东西:“编程机器人市场目前现状是C端市场尚早,B端属关系型业务市场且容量有限。”不过,优必选Jimu系列的工作人员也承认,目前B端市场的学校、少年宫等也在大力支持国产编程机器人品牌。
 
  对于编程机器人教育这种模式,在教育界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。在清华机械系教授张文增教授看来,编程机器人也具有两面性。一方面,编程机器人降低了一些设计上的门槛,使没有接触过工程设计的孩子有了接触的可能,但另一方面,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孩子们的思维,认为编程机器人只剩下在这个平台之上的一些简单表面的创意设计,开源性并不够,与现实中机器人的开发脱节严重。而一些高级别的机器人比赛,则更加需要真正的创新能力。
 
  张文增教授说到;“编程机器人教育,与未来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发展联系的可能性,更应注重能力的相通性,创新思维、创新意识、同时关注不断发展的科技进展。”
 
  在C端市场,编程机器人也处于教育用户阶段。一位编程机器人购买者,同时也是一位8岁男孩的父亲这样说:“我们给孩子报了网上的课程,但以我看来,用处不大,但孩子非常喜欢,所以愿意持续投入,总比让他闲着玩强”。另外一位2岁女孩的母亲则告诉智东西,“我家的孩子比较小,还不会玩这些东西,不过,孩子爸爸竟然玩得比孩子还欢乐,从我的角度来说,我不会考虑给孩子买这种东西。”
 
  从上述编程机器人从业者、教育行业资深人士以及C端用户反馈来看,在市场方面,编程机器人尚需采用B端拉动C端市场的模式,进一步教育用户,同时在产品层面上,编程机器人不应脱离教育属性,更应该在产品上更多添加逻辑思维培养的设计,在教师的培养上,也更应该专业化、规范化。在此方面,国内的企业更应该向乐高等国外巨头学习。
 
  编程机器人起源于丹麦积木玩具公司乐高,这家成立于1934年的公司,以生产可互相拼插的塑料玩具而风靡全球。上世纪80年代,乐高的积木玩具在中国流行起来,也成为了中国80、90后的童年记忆。